湖南收藏家称拥有法国珍贵古乐器愿促成其回

2019-01-10 12:30:44 来源: 滨州信息港

湖南收藏家称拥有法国珍贵古乐器 愿促成其回归

国内

湖南收藏家称拥有法国珍贵古乐器 愿促成其回归 来源:《法制周报》:admin

浏览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时间:2009年4月05日 09:36

⊙《法制周报》 郭薇灿 刘欢乐

近段时间,圆明园被劫文物鼠首、兔首铜像的拍卖风波成为中外媒体和民众的热门话题。《法制周报》却意外接到湖南一位神秘收藏家的,称他的朋友收藏了一只1897年纯手工制作的法国管乐器,该文物疑为德国纳粹掠夺法国之物,属法国珍贵文物。这位神秘收藏家向表示,如果有法国收藏家需要购回该乐器,尽管该古乐器同样属于战争掠夺之物,但他不会像法国方面那样公开拍卖文物,可以通过合理合法程序与其洽谈协商促成文物回归。

德国纳粹抢自法国博物馆

这件法国古乐器跟圆明园遗失的兽首铜像一样有着悲惨的身世。据该神秘收藏家介绍,这件文物是他的一个朋友委托他来处理的。他朋友的父亲文光从16岁开始当兵,是爱国将领张学良卫戍部队的侍卫官。在中国东北抗日战斗中,文光认识了一位苏联红军战士,痴爱音乐的文光发现那位战士收藏了这件法国古乐器。

1945年抗战胜利后,文光在沈阳用几只金戒指与该战士换回了这件古乐器。文光去世前才透露这件文物的真实身份:这件珍贵法国古乐器是苏联红军攻打柏林时从德国纳粹手中缴获的,可能是德国纳粹分子横扫欧洲时从法国博物馆抢来的,古乐器原本有5件形成一套,后来其他几件遗失了。

2009年2月,收到神秘藏家通过特快专递寄来的乐器资料和图片之后,考虑到未见实物及对法国音乐历史背景资料的欠缺,为了避免鉴定结果出现误差,当天下午,便给法国驻中国大使馆处发去电子邮件求助。

第二天,使馆处给发来电子回函称:“您的材料已经收到,我们将以快速度办理。”两天后,使馆处再次回函:希望能看一下古乐器照片。将清晰的乐器照片发过去之后不久,出现了“圆明园遗失文物鼠首、兔首铜像将在法国拍卖”风波。随后,多次给法国驻中国大使馆处发邮件咨询鉴定进展情况,但至今未收到对方回复。

属于法国珍贵文物

谈到法国佳士得公司不顾中国反对公开拍卖圆明园被劫文物鼠首、兔首铜像,神秘收藏家明确向表示,“这件古乐器在法国属珍贵文物,也许可以称为法国国宝。如果法国收藏家需要购回古乐器,可以通过合理合法程序洽谈协商。”

为了确定此文物的真实价值,经全国乐器工业情报站专家初步鉴定,铜管古乐器“巴联登”为法国号,是法国一位叫莫恩莫恩斯的工匠纯手工制作而成。从乐器上镂刻的文字来看,该乐器制作于1897年,镂刻文字还记载了校名叫“埃克(德)森”的音乐学院,并称它获得“金质奖章”荣誉证书和“专利证书”。乐器上的文字是十七世纪的古歌德伦体文字。乐器经历了一、二次世界大战的浩劫仍保存这么完好,实属难得,它确实属于法国珍贵文物。

这件乐器在整个铜管乐器中属次中音,它音色醇厚、圆润,音阶准确,按键灵活、弹性好,做工精细,材质优良,是乐队的主力乐器之一。虽然乐器距今已有100多年历史,但它完全可以与现代同类型管乐器媲美。

据测量,乐器高58厘米,喇叭口直径20厘米,重1.9千克,是一件纯手工乐器。100多年前,制作工匠仅凭借手工就能制作这么精美的乐器,可见工匠乐理和制作工艺水平很高。

湖南省收藏协会副会长、艺术品鉴定专家陈慰民看到古乐器照片之后,显得特别兴奋,“有百年历史了它还这么完整,很难得!从它身上,我们可以了解法国古代精湛的工艺制作水平和浪漫音乐历史。”陈会长认为,随着近代轻工业的发展,纯手工乐器因为数量有限而备受藏家关注,使用它们的主人身份地位和艺术造诣都很高,这件法国号古乐器应该属于孤品,价值不菲。

期待法国国宝回归

同样是因战争被抢劫而流落海外的珍贵文物,引起了律师、留学生和法国大学生的热议。

《法制周报》律师顾问团律师、海外文物诉讼律师团成员陈平凡认为,从国际公法上来讲,战争期间流落的珍贵文物是文物原所有权国家的文化遗产,法国珍贵文物在我国的收藏家愿意主动促成回归,与圆明园鼠首、兔首流落法国遭公开拍卖截然不同,这也反映了两国人民在对待他国珍贵文物上的不同态度,实际上主动将他国流失的珍贵文物归还,更是体现对他国的尊重和对两国人民友谊的珍惜,其价值远比文物本身的价值高得多。

友“鼠大可”是法国波尔多第三大学学硕士班的中国留学生,他认为这是我国在文物保护方面体现出的对其他国家的尊重,和法国形成对比,法国民众受主流媒体报道的影响,对中国的了解很少,对圆明园那段历史了解的更少,产生了文化断层,不能简单认为他们没有文物保护意识或者尊重其他国家文化的意识,这个问题被中法交恶的外交环境复杂化、政治化了。

“迪尔曼”是学习法律的法国大学生,他认为圆明园铜兽首拍卖事件被政治化了,在这方面双方应该像持有法国乐器的收藏家一样,抛弃成见,用谈判解决,他认为两国或者可以进行文物交换。

文物的悲情,往往始于民族的悲情,而文物的幸史,也伴随着民族的幸史。对于圆明园铜兽首的拍卖事件,法国青年学生更多的是觉得遗憾,他们都是年轻人,只是说希望能永远避免战争,像这件法国珍贵文物小号一样,希望它能吹出和平的乐章。

法国珍贵文物能否顺利回归,本报将继续关注。

苏州三维扫描服务价格
星力游戏下载
北京片碱厂家直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