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少城主 第五十一章 家在云栖处

2019-09-26 04:07:08 来源: 滨州信息港

强少城主 第五十一章 家在云栖处

三皇子一行在归京途中,座舟于凝雨川上遇到巨龙,船毁人亡死伤无数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朝着四面八方飞去。然而对于寻常百姓而言,重要的并非是三皇子一行的死活,而是通过这个消息确认了凝雨川神龙的存在。、

无数的人们蜂拥而来,希望能够一睹神龙真容,但他们所能看到的,只有岸边的巨舟残片,而来的晚的,甚至连巨舟残片也看不到了——岸边的商贩们已经将那些残片瓜分一空,摆放在自家的店铺中,唾沫横飞的向那些慕名而来的游客们讲述着那一夜的奇景,似乎他们都亲眼目睹一般。

逃过一劫的三皇子,被闻讯而来的北宫家烈风骑和荆州的青莲军重重保护起来,在他的指挥下,两万骑兵、千艘渔船对凝雨川及其周边进行了一次的大搜索,然而却并未找到那对年轻男女的踪迹。一行人马在此盘桓了一个多月,终没有任何收获,只得失望而归。

……

如果将整个大陆比作一片苍梧树叶,那玉带山脉就像是树叶中间粗壮的一条筋络,把整个大陆由西一分为二。从极西之地的摩云高原,到东海之上的天柱岭,由无数的高山峡谷组成的玉带山脉把这片大陆上的天空和天空下的生命都分割开来。

万年之前,这条山脉叫做横断山脉,取义山脉蜿蜒横阻断路,后来大能者从九霄之上的极高处鸟瞰,发现此山脉连绵数万里,白雪皑皑,晶莹闪烁,如同系在大陆腰上的一条玉带,后流传开来为世人所知,故称之为玉带山脉。

那些高耸入云的峻岭,雪峰之上是一片与人间不同的风景。

在天上和人间交接的雪线处,那些不知道多少年前飘下的雪花,在无数的后来者的挤压下,化作了滴滴雪水,从嶙峋的峭壁上滴落,又滑过微微泛绿的苔藓,汇聚成了一股股冰凉的水流,无数的水流,穿过结着深紫色浆果的灌木丛和野草甸,变作一条条在山涧中跳跃的溪流。

而来自无数座雪山的溪流,在奔腾过不知道多久的距离之后,终陆续的走到了一起,汇成一条时而宽阔宁静,时而汹涌澎湃的大江,沿着玉带山脉的北麓而去.

这条江的名字就叫大江。

除了大,没有其它字眼能够准确的描述出它的宽广和激昂。

当大江奔流到玉带山脉中间位置的时候,在天地鬼斧神工的作用下,突然改变的方向向南而去,将绵延的玉带山脉打开一个缺口,从中分为两截。

在大江的转弯处的西南角,一座雄城依山而立,静静耸立在天地之间

强少城主  第五十一章 家在云栖处

如同这片大陆的腰带扣。

这就是云栖城。

千年之前,趁魔族内乱,大秦元帅施玄崃受命在玉带山脉北麓与大江交接处督造云栖城。国师遗策亲自前往,选山麓西北角的犀牛岭为城址。犀牛岭背靠玉带山脉,如同一只犀牛之角探入奔涌的大江。

百万工匠削犀牛岭山岭为城基,采玉带山脉巨石切割成数万斤重的石条为城墙石,大江中的百年年份的蛟鱼熬制鱼胶做黏合剂,历时十九年在此绝险之地建起一座在人族——乃至整个大陆历史上都前所未有的雄城。

以阵圣伏襄为首的三千阵法师又布下了无数的阵法将其重重包裹,把云栖城打造成了真正的铜墙铁壁。元帅施玄崃成为云栖城的首位城主,以元帅之尊亲自镇守这一具有战略意义的咽喉要地。

二十三年后,在内乱中终获胜的新任魔帝辉隆借登基之势,率百万大军再度南下,欲以征战人族的赫赫战功进一步巩固王座,以成就其不朽功勋。

然而,辉隆和他的魔族大军却在云栖城下碰的头破血流,百万将士折损七成却未能前进一步,终不得不颓然撤军。这是人魔两族交战史上魔族所遭受的惨痛的失利,也是人族历史上首次成功的将魔族阻挡于玉带山脉北麓,森川峡谷以北。

此役过后,整个大江下游江水泛红三个多月,因建造镇魔城而遭到捕杀在这一带几乎绝迹的蛟鱼饱饮魔族将士鲜血,短短十年间,无论是数量还是个头都更胜二十年前。

携云栖城大捷之势,人族铁骑北伐魔族,连战连捷,积累了万年的不甘、血性、力量和气运,似乎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过往数万年间强大的令人绝望的魔族节节败退,竟在短短三十年间,丢失了玉带山脉向北万余里的沃野,连魔帝辉隆也被大秦元帅施玄崃率部围杀于乌山,只有少量残部被逃入葬雁沙漠的万里沙海之中,从此杳无踪迹。

魔族二字,从数万年来人族头上挥之不去的阴影,变成了仅存于史书上一个青面獠牙、残暴无匹的词汇。

魔族消失之后,作为人族历史坚城的云栖城迅速找到了自己新的定位——南北交通的枢纽。

一群群怀揣着发财梦的落魄商人和流离失所的农夫纷纷北上,他们乘坐木舟,穿过数百里长的森川峡谷,再在云栖城休整并补充好干粮和饮水,便义无反顾的一头冲进月隐草原的怀抱,去寻找属于他们的希望和梦想。

千年以来,原属于魔族的万里沃野之中,人族的村镇和城市如同雨后春笋一样迅速的冒了出来,遍布月隐草原的每一个角落,如同他们才是这里的原住民。

相比于玉带山脉以南的种种复杂地形,广阔而肥美的月隐草原是马匹牛羊们以及各种珍禽异兽们的天堂。

一摞摞上好的皮革和珍稀的药材被马车拉着,从月隐草原深处的一个个村落或城镇,源源不断的运送到了胭脂河、流月河和醉星河等几条河流的商船上。

这些商船顺流而下,终纷纷汇入玉带山脉脚下的大江,终停泊在了云栖城外的云渡码头上。在方圆三百余里的星陨铁矿被发现之后,云渡码头上的商船更是较以前增加了一倍还多。

云栖城西南两侧背靠玉带山脉,只有北侧和东侧有两个城门,通过北门的云渡和东门的云舒两个码头,将玉带山脉南北两个世界的人们连接在一起。

受益于这些南来北往的商人和其他怀着历练、谋生等等目的的众多远行者,云栖城已经从抵御魔族侵略的桥头堡摇身一变成为了整个大陆为富裕的商业城市。

城内酒楼、客栈、赌场、当铺、青楼比比皆是,无论是来自天南海北的任何奇珍异宝都能够在这里找到踪迹。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排行怎么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治病怎么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效果怎么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收费怎么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