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时代通讯霸主高通是如何封神的

2019-10-13 10:52:44 来源: 滨州信息港

3G时代通讯霸主 高通是如何封神的?

垄断通讯产业的神之企业高通,在通讯标准制定,与搭载通讯技术的处理器销售上,各占有一席之地(IC 设计商大就是高通,联发科被压得惨惨)。下面就随便携一起来了解一下相关内容吧。

高通除了技术逆天,在商业上挤兑对手、达到市场垄断的手腕也是厉害到不行。

想知道3G时代的通讯霸主是如何诞生的吗?赶快来阅读下面的故事吧。

第三代(3G)通讯霸主: 高通

在2G时代,高通的CDMA 技术在容量与通话质量上皆优于欧盟GSM 的TDMA 技术。

但GSM已早一步布署基站,并于短时间内快速推行于全世界,以致资源相对薄弱的CDMA在当时是雷声大雨点小,高通也一度陷于危机之中。

在3G时代,局势却大大地逆转了回来。究竟为什么呢?

这边,让我们先来讲讲高通的历史。

高通的专利布局之战

走进高通位于加州圣地牙哥的本部,迎面而至的一堵厚厚的专利墙上,镶嵌着高通所持有关于移动通讯将近1400项专利。

这就是的「Qualcomm Patent Wall」。

3G时代通讯霸主 高通是如何封神的?

高通的一切都明明摆摆的写在了这面墙上:财富、垄断、成功… 高通就像一只毒蛇,深谙扼住宿主脖子、获取高额利润之道。

冷战时期,美国军方所使用的通讯方式能将资讯进行加密与解密,称为码分多址(CDMA) 技术,以确保资讯传输时不被苏联所窃取。

Linkabit 是加州圣地牙哥(San Diego) 家电子通讯技术公司,负责承接这笔订单、为美国军方和航太局开发卫星通讯和无线通讯技术。

3G时代通讯霸主 高通是如何封神的?

Linkabit的两位创办人皆是通讯界的研究人员──雅各布(Irwin Jacobs)任教于麻省理工电机系,其著作《通讯工程原理》( Principles of Communication Engineering ),奠定了当时乃至于现在的通讯基础,至今仍是通讯界圣经宝典。

另一位创办人维特比(Andrew Viterbi)提出的维特比算法(Viterbi algorithm)则在数字通讯以及语音辨识系统上有着突破性的发展。

1980年,雅各布和维特比将Linkabit卖给同属通讯领域的M/A-COM公司,并于1985年创办了高通(Qualcomm),意即有品质的通讯(QUAlity COMMunications)。

1989 年时,高通大幅改善了CDMA 的功率问题,并成功将其商用化。

可惜的是,此时欧洲通讯标准协会已着手进行GSM 技术标准的制定,随后很快推行到了欧洲与日本市场。

美国本土的通讯工业协会也认定GSM所采用的时分多址(TDMA)技术为2G标准

。CDMA比TDMA的容量更大、通话品质更好,但技术复杂程度太多,大半电信商不相信技术的可行性。

3G时代通讯霸主 高通是如何封神的?

高通发展的一大关键,在于雅各布狡诈莫测的三大专利流氓手段:

1.开发地雷:建立垄断的专利布局

高通围绕着功率控制、同频复用、软切换等技术,构建了CDMA 专利墙,相较于其他厂商在专利数量和品质上都有非常大的优势。

但高通不满足于此,它要一人享用这笔丰厚的利润。

在高通,养了一批不下于技术开发部门的庞大专利律师军团,透过并购、控告对手专利侵权等专利战,将所有CDMA 的相关专利都一步一步拢络过来。

专利律师的职责,便在于申请专利、谈专利价格、控告侵权公司。

第二步是大量申请垃圾专利,用垃圾专利保证其核心专利──在旧有的专利保护到期之前便申请新的专利、或大量申请CDMA 外围专利,然后申告该技术为新技术的一环,封杀了关于CDMA 内外围的所有技术。

2.布地雷:将专利技术套入通讯标准

收集齐备了专利地雷还不够,还要让人得踩到才行。

总不能中华电信打不通远传的、HTC 打不通iPhone ;设立通讯标准的原意是让不同的电信商、基站设备与厂商彼此间也能互通。

只要符合通讯标准、向该国通讯监管部门申请执照,便可以经营通讯业务,由此建立开放互联的环境。

由于GSM 标准为欧洲电信商、移动通讯商(如Ericsson、Nokia)共同提出、共同享有知识产权,专利基本上是开放的。

但高通表面上提出了一套采用CDMA 技术的2G 标准,实际上将CDMA 专利技术藏在了里头,等于使用该2G 标准时,也等同踩到了高通的专利。

这种以单一家公司专利而垄断某一标准的行为,照理说不会发生在跨国间的通讯标准制定小组,别的国家与厂商因本身利益冲突、必然会极力反对。

然而当时2G 数字通讯的研究适才起步,多数厂商的注意力仍在欧洲人所提出的GSM 标准上,高通的CDMA 技术尚仍无多少人闻问,反而让高通趁隙而入。

3.更多的地雷:将CDMA 演算法整入芯片

高通的一步棋,是决定把CDMA的算法嵌入集成芯片。其特点为整合信号的发送与接受、电源管理和数字与模拟信号转换等装置于单一芯片上,即所谓系统单芯片( System on Chip, SoC )。

现阶段使用高通专利的厂商,必须先缴一笔授权费取得专利使用权;在芯片或产品量产后,再依据出货量收取产品售价一定比例的费用,平均需缴纳销售额5 ~ 10 %不等的权利金。

这点可是相当的不合理──屏幕、镜头、机壳等零件全部与CDMA毫不相关,也得被抽销售额的百分比。(难道在上镶了块钻石, 利润还得算在高通头上吗?)

事实上高通提供了SoC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大多数厂商还没SoC整合的技术能力,也只能乖乖挨这一刀。

况且所有加入高通设计方案的商,都必须与高通进行专利相互授权,等同于厂只要乖乖付钱,即能拥有更多的专利手牌。

你设局,也要有人愿意踩。高通专利的高门槛挡住了竞争对手,也挡住了CDMA 的迅速市场化,多数电信商还是选择了GSM 系统,靠专利使用费养活的高通在美国活的并不好。

此时,高通迎来了一根橄榄枝──来自于韩国政府。

在发展CDMA 之前,韩国电信商、等通讯设备制造业相当薄弱。1990 年11 月,高通和电子通信研究院(ETRI) 签署有关CDMA 技术转移协定。

高通答应把每年在韩国收取专利费的20% 交给韩国电子通信研究院、协助其研究,韩国政府也宣布CDMA 为韩国的2G移动通讯标准,并全力支持韩国厂商三星、LG 等投入CDMA 技术的商业应用。

韩国不往GSM 等欧日厂商靠拢、选择了CDMA 作为2G 标准,主要是为了低廉的专利优惠,虽承担了一定的风险,终也获得了相应的回报。

透过发展CDMA,韩国的移动通讯普及率迅速提高,短短五年移动通讯用户即达到一百万量,SK 电信成为全球的CDMA 电信商。通讯设备制造商更是异军突起,三星成为全球首家CDMA 出口商。

CDMA 不仅带动了移动通讯业的发展,也促进了整个韩国经济的发展。所以多有人道:「韩国人救了高通」,高通更从此成为全球性的跨国大公司。

韩国的成功典型,次向市场证明CDMA 正式商用的可能性,也让美国一些电信商及设备厂商对CDMA技术开始恢复信心。

在高通与韩国人赚的钵满盆满笑呵呵的同时,让我们把画面拉回到欧洲这边。

千禧年后,2G 的速度与容量上限逐渐面临瓶颈,经历了1G 到2G 眨眼间便大举翻盘的技术变革,各大厂吃了历史教训、个个提心吊胆着准备迎接3G时代。

欧美中斗法──三大3G通讯标准

3G的优点即是高速的资料下载能力,2G的下载速度约仅9600bps~64kbps、光是打开一个Yahoo首页便得耗费三分钟左右;3G速度则为300k-2Mbps,足足提升了三十倍有余。

Ericsson、Nokia、Alcatel 等实力雄厚的欧洲厂商虽知TDMA 难敌CDMA的优势、更难以作为3G核心技术,但谁也不想接受高通霸道的方案。

于是欧洲与日本等原本推行GSM标准的国家联合起来成立了3GPP组织(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 ,负责制定全球第三代通讯标准。

3GPP参考着CDMA技术、并绕过某些高通的专利陷阱下,开发出了原理类似的W-CDMA。

高通赶紧不落人后地与韩国联合成3GPP2 (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 2)与3GPP抗衡、推出了CDMA2000。

这里边,独独漏了中国人。

欧洲跟日本自己一套系统,美国韩国一套,中国想当然尔、自己硬是也搞了一套,叫TD-SCDMA,由中国大唐集团下属的大唐电信所提出。

从技术上来看TD-SCDMA 可算是W-CDMA 的衍生版本,因此TD-SCDMA 的技术核心实际上就是W-CDMA,仅于中国国内推行。

3G时代通讯霸主 高通是如何封神的?

谁也不想被高通揩油、TD-SCDMA只有中国人使用,结果W-CDMA的参与者多,在三个3G通讯标准中成熟、市占率也。

然而因三大通讯技术皆碰触到了CDMA 的底层专利技术,仍无法避免地被高通硬生生啃掉了一块利润大饼,高通可谓3G 时代的赢家。

不过当年从1G 到2G 的普及也不到三五年光景,从千禧年开始喊了这么久的3G,怎么从2007、2008 年才逐渐普及呢?

基站设备的建置与架设耗费时日也耗费金钱,若没有良好的移动上使用者体验,也就没有让消费者和电信商真正从2G 转型至3G 的迫切性。

由于是两位通讯学界学者合开的公司,高通在技术上拥有了胜过TDMA更多的CDMA 。

但有了好技术,就能让公司壮大吗?若你这么想就太天真了。技术加上狡诈的商业策略,才是让高通成功垄断市场的原因。

透过缜密的专利布局策略

小孩厌食怎么办宝宝积食该吃什么药宝宝不消化怎么办

重庆妇科医院好吗
哈尔滨医院精索静脉曲张专家
南充盆腔炎自我治疗方法
看阳痿上饶哪个医院好
河南的性病病治疗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