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对话江南春我在分众的作用多是107z

2019-02-03 03:54:06

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新浪科技配图)◇对话理由◇

在年初大手笔“迎娶”聚众后,市场对分众成长性的质疑便从未间断———“分众发明的,是一个不需要内容只需要地盘的广告载体。分众盛宴将持续多久?”“一旦黄金广告 被‘圈地’完毕,分众如何在未来确保它的高成长性来取悦投资者?”……

33岁的分众创始人江南春(Blog)如何求解这一难题?或者,这一难题如江南春所言,根本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伪问题?

作为过去一年纳斯达克“炙手可热”的中国概念股,分众传媒(Nasdaq:FMCN)自去年7月14日登陆纳市以来,股价已较发行价翻了3.5倍,市值更是超过百度和易,成为纳斯达克中国概念股股。

昨天,分众再度给了市场一份意外惊喜———分众发布的2006年第三财季财报显示,第三财季其净利润达270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278.6%,远胜华尔街预期———并购聚众的整合效应已然显现。

然而,鲜花与掌声背后,市场对分众的质疑之声亦是一片。

带着种种疑问,分众发布三季度财报当天,早报走进分众传媒上海总部———江苏路兆丰大厦28层,分众传媒CEO江南春如约接受了早报专访。

“为什么还要跑过去和他们竞争?”

东方早报:此前分众曾经展开一系列的收购动作,现在有收购对象吗?

江南春:收购一直是我们实现扩张的一个很好的工具。商业楼宇和卖场联播是分众自己做的,但在进入其他市场中,框架是收购的,业务也是,户外LED是一部分收购一部分自己做。不过目前分众自己做的业务量还是明显大于收购业务的量。

(收购对象)一直都有谈,只要符合我们“生活圈媒体群”理念的媒体我们都在谈。但是我们看不到很大的对象。在新媒体领域中,蛮难看到一个营收规模占我们1/10左右的公司,或者更高。这一点是我们痛苦的地方。符合我们收购理念,又增长很快的,基本上没有看到。

东方早报:“1/10”是你们的首要条件?

江南春:不是首要条件,但是我特别希望看到1/10,只是没有看到,像聚众那样要花上亿美元收购的公司,现在已经没有了。不过我们也会继续去看,不是说必须达到1/10。但达不到1/10,对你的广告收入的影响不是那么大。

东方早报:对二、三线城市商业楼宇市场市场有什么收购打算?

江南春:二、三线城市?我好像没有见过什么运营商。这些公司如果在二、三线城市还想与分众竞争,属于想法有问题。(分众、聚众合并后)以合并规模来说,你可以视他们为不存在。

一个只有0.5%的收视率节目是没法与有10%收视率的节目比的,客户一定会选你。

东方早报:如果这些运营商提供的价格比你们更低呢?

江南春:没有办法比,客户要的是效率。比如说一共有100个目标受众,我可以打中95个人,他只可以打到5个,不管你价格怎样,客户必然会选择95个的那个。从这个角度来说,二、三线城市我看不到有什么竞争对手。

就算在一个城市内有竞争对手,你说分众有没有能力让他在3个月内退出这个市场?如果这个公司真的对我们生意造成影响,如果我愿意的话,我们有两个战略:,收购他;第二,让他退出这个市场。

所以我不太认为一个地方性的公司面对分众这样的对手,他还要继续坚持下去。如果是我,糖尿病患者视力下降我肯定不做了,这个怎么做下去呢?

东方早报: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在楼宇市场暂时不打算继续收购了?

江南春:楼宇电视肯定没有收购计划。你如果占有98%的份额,再要收购这2%,好像没有多大价值。

我们基本上个心愿已经达到,也不是说心愿,是个任务———在中国都市新富阶层中,我们已经成为一个独立平台。

东方早报:户外LED方面呢?其实白马现在也在对候车亭灯箱进行改造,两家的业务会有冲突吗?

江南春:他不应该是一个竞争对手,我们是一个动感化的(广告形式),不直接竞争。其实,我也不会进入一个和别人直接形成竞争的领域。如果人家在这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为什么还要跑过去和他们竞争呢?我们创造的是一个新形式。

你看我进入的领域中,没有一项不是的。在我的领域里,我,我,这是我的一贯风格。

我的风格是我从来不做跟随者。我进入一个市场就要做,而且是特别大。所以我不会想去进入别人已经进入的领域。因为很多公司都有这个东西,别人都在做了,我为什么要去做呢?

比方,公车、火车、出租车的液晶显示屏,我们都不会进入。

“今天,分众已经很难被复制了”

东方早报:很多人都说分众发展到今天,成长性已经很有限了,理由是这一行的商业模式、技术门槛比较低,有没有想过在传播上作一些改变,比如建立统一的调控,对播放进行统一控制?

江南春:我觉得这样的改善意义不大。比如早上8点这栋楼在播放一个广告,时间和另一栋楼差5秒或者10秒,但是你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栋楼里头啊。真正的改变在于你能否更细分化一个平台。所以我们做联播,做商务楼宇联播,做时尚联播,不同的针对不同的客户。你要卖VISA卡就投商旅联播,要卖化妆品就投时尚联播。对广告主影响的是细分化,而不是控制不控制。

东方早报:那商业模式呢,分众的商业模式其实不难复制,对此不担心吗?

江南春:忧虑肯定会有。在我看来,一个企业CEO每天都应该很忧虑。如果你没忧虑说明你有问题啊,你肯定没干什么工作。你每天应该很忧虑地看待很多东西,觉得有很多可能。

但反过来说,从具体业务角度来说,我觉得我看到一些报道,绝大部分人想的和我想的是不太一样的。

他们认为的那些问题,比如技术来说,重要的是怎样进一步细分化胆碱性荨麻疹,怎样找到更多覆盖点。至于你说技术,这个业务和报纸一样,没有技术性。

还有所谓的“市场没有壁垒”,也许(我所在的)这个行业是壁垒的行业之一。你想好了,说没有壁垒,那为什么分众至今可以在市场中拿下这么多份额呢?

我一直认为壁垒分为4种。是政府牌照,比如你是中移动,不是什么人可以随便做移动业务吧?第二是资金壁垒。第三是技术壁垒,比如微软代码不是谁都能做的吧?第四种是稀缺资源的占有。沙特为什么那么富?它下面有石油啊,南非有钻石。

你把某一类型的东西大部分控制住,你就占有了这个资源。比如一个企业把外滩楼顶所有的广告都投了,你怎么对付他呢?你就没办法。房地产商的壁垒是什么?如果他把地都圈下来,你对他怎么办?各个行业中你再去看,做络是不是有无数的竞争对手?互相之间的竞争激烈不激烈?连搜索引擎都有三四个,门户站就更不谈了。那你说谁的壁垒更大呢?

我们和楼宇都是签了合同的,还是高度分散化的合同,现在你看还有谁想大做楼宇广告市场?想做站的可能蛮多的。

从复制性来说,2003年(这个行业)是谁都能复制的。但在谁都能复制的时候,谁都没把它当太大回事。但今天,分众已经很难被复制了。

“从来没有人想起我的存在”

东方早报:分众股价一直都很高,会不会有一些压力?

江南春:其实我比较少去看股价,一般都是一周问一下别人,“哎现在多少价格了?”当然可能我们的CFO每天都有看,但我觉得企业CEO关注的是你顾客的需求与价值。我所有的精力,就是三天两头与广告主碰在一起,研究他们需求上的改变,他们对目标受众的理解。对股市而言,我只相信一条真理———“你只要能创造价值,你在资本市场上的价值就能够得到体现。”

东方早报:有传言说你35岁就退休?

江南春:我从来没说过啊,明天你这句话可能会让股市暴跌(笑)。其实我只是一直说,45岁,可以换换。在45岁的时候我们的大脑在新媒体领域可能已经僵化了,这时候有很多人应该可以把我们替代了。

东方早报:但你一直是分众的活招牌啊?

江南春:不会啊宜宾正规医院治疗癫痫费用,我经常去各地做路演,在办公室一出差就一两个礼拜,从来没有人想起我的存在(笑)。因为我觉得分众现在已经到一定规模了。可能我的marketing价值是存在的,但从管理角度来说,我觉得很多同事管理得比我好。我的工作是marketing,可能听到的声音比较多。

江南春既然是一个招牌,就要利用起来,代表公司多多说话。但我觉得分众的日常管理工作,各团队都是有分类的。

比如我们公司的陈从容,她原来是凤凰卫视的,二线城市的销售现在全部都是她在管,我只是二线城市的marketing,所以二线城市我是不看的。我基本上(每天晚上)11点—12点做按摩,按摩的时候打打,与二线城市同事沟通一下。一线城市我管一些,但我们一线城市已经很成熟了,即使不管它,广告也是满的,需要我的地方不是很大。

还有,分众要判断一个公司值不值得收购,我们有首席战略官陈岩同志,她会跟董事会介绍,这个公司值得买还是不值得买,而我只代表董事会的一个成员举手表决,说“我同意投她一票”,或者“我不同意她的观点”。我们的团队都是这个行业中的人才。

所以有时你问我数据,我不一定会记得起来,因为我不是很经常去看这些东西。我的工作主要是marketing,然后就是谈谈公司理念。

我觉得我在公司中的价值多10%。

东方早报:好像很多人都觉得是90%?

江南春:(大笑)这是市场误导,都是媒体在那里说。实际上我回去休假一个月,你看销售会发生改变吗?不会发生什么改变的。我不是去办广告的,我不签单的,我就是去和广告客户碰碰头,碰头的目的还不是为了签单。

你真的去看,我的作用就是10%。东方早报:大约多久和广告主碰一次面?

江南春:每天都会和他们碰一次面,我觉得我生活中30%-40%的时间就是与广告主碰头,和他们见面、聊天。

东方早报:现在还有时间写诗吗?

江南春:不会,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经常(在BLOG上)贴一下诗歌,表现一下是个人BLOG,而不是公司BLOG。

我现在每天的工作时间是早上8点到次日凌晨两点,睡六个钟头也差不多了,(每天一下班)几乎一倒头就睡。我家不装窗帘。

筑志红中麻将公司
救生筏电话
湖南湖南PE双壁波纹管电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