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屠元录章海上较量

2020-01-23 04:05:26 来源: 滨州信息港

九界屠元录 章 海上较量

齐桓一人一船,漂流在茫茫大海之上。终于要回大仲了啊!

回想这一年多来与沫儿相处的日子,虽然四处奔波,但是却很少有人类的勾心斗角。要是回到大仲,这却是难免的了。

大仲帝国皇室龙虎卫军团,由八万人组成。其中强的四万人由当今皇帝直接命令,这四万人每一个都有君主级别的实力。现在的齐桓遇到这种级别的强者只有被碾压的份儿。剩余四万人,较前者较弱,但也有着皇阶的实力,分别由当今太子和二皇子统领。太子所属,称金鳞卫;二皇子所属,称银翼卫。从他们的令牌之上便可以分别。

龙虎卫有一个制度,鼓励士兵们收徒。他们的弟子,只要修为达到了王阶,就是龙虎卫的预备队员,达到皇阶,立刻升为正式队员。那有人就会问了,这样不是多于八万人之数了吗?

龙虎卫每年都会有一次大比,所有队员上台比武,用以优胜劣汰,留下强的队员,淘汰掉差的队员。正式因为有了这种制度,龙虎卫的战力才能经久不衰。

那么,偷袭我的人是受谁的命令呢?齐桓心中想到。

从令牌上来看,偷袭的人是金鳞卫。那么顺推下去,受的就是当今太子田开山的命令。

但真的是这么简单吗?看黑衣人的出现方式,这明显是暗杀。暗杀的话,发号施令的人会傻到将自己暴露给被暗杀的人吗?

“如果是我,”齐桓喃喃自语,“不仅不会让手下带令牌,龙虎爪我也不会让他使用。”

那么,是有人栽赃给田开山?

田开山为人仗义,在军中打拼多年,口碑极好。而且他顾大局,极具政治眼光,文官集团对他也十分支持。反正据齐桓所知,还没什么人跟他结仇。

没有仇。那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栽赃田开山可以给这人带来利益。但是,这条很快便被齐桓排除了。原因很简单,黑衣人对自己动过两次手,次次都是要置自己于死地。如果此人是要栽赃田开山。就应该让自己活着回去。

那么,到底是什么人在在幕后指使呢?

齐桓百思不得其解。正想拧开水壶喝口水,船身忽然剧烈摇晃起来。

齐桓愣了,妈的,为什么每次坐船都遇到这种情况?

齐桓右脚一跺船身。那船便像是钉在了海面上一样。海水依然在猛烈拍击船身,但却不能摇动小船丝毫。齐桓灵力瞬间覆盖周围方圆数百米的海域笼罩了。

海水突然炸开。爆炸来自船底。仿佛一道炸雷在水底炸开一样。齐桓灵力早已感受到,当即飞身跃起,小船却被炸了个粉碎。

木板纷飞中,齐桓寻到了一片木板,袍袖一卷,将其拉到脚下,身体轻飘飘地站立在上面,这才看清了水下之物。

水浪腾空,一道身影出现在齐桓面前。那是一个拥有火辣身材的女子。红唇娇艳欲滴,一双桃花眼摄人心魄,脸蛋透出一股妖媚之气。女子穿着极其暴露,胸前迷人的沟壑露出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短裙也只是遮住了私处。

不看还好,看了一眼之后,齐桓就在也拔不出眼睛来了。

女子浅浅一笑,身体前倾,巨大的半球呼之欲出。更令齐桓目眩神迷,大呼要命。

“姐姐美吗?”女子开口问道。甜腻腻的声音令人骨软筋酥。

“美。”齐桓“咕噜”吞了一口唾沫,“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尤物。陪大爷睡一晚怎么样?”

女郎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讨厌,人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齐桓收起了流氓嘴脸,撇撇嘴说:“行了。别装了。上来就打翻我的船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鸟。母老虎,出招吧,让我试试你手活如何。”

女郎登时大怒,她生平恨的就是别人说她母老虎。一声娇喝,脚下一点。身形便向齐桓冲来。

齐桓小臂格住她这一掌。掌上的巨力令他吃惊。他又想起了沫儿,心想这越是好看的女人难道力气越大吗?

女郎就要踏上木板。齐桓脚下的木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好两个人立足。齐桓脚下一勾,木板倒退了几米,正好让她无法登上。

女郎抓住齐桓手臂,身子竟然轻飘飘地从齐桓身侧绕到了齐桓后面。她玉足一抬,又要登上木板。

齐桓沉肩向她的下巴撞去,脚下却将木板向前勾。哪知女郎一矮身,竟然抱住了齐桓的腿,双脚去勾木板的同时右手竟然抓向齐桓的裆部。

齐桓哑然失笑。这女人打法真奇葩。且逗她一逗。

齐桓施展血变第三层,裆部一下子盖满了鳞片,变得坚硬如铁。他竟然不去防御这一抓,而是伸右掌,施展妖神掌向女郎天灵盖拍去。

女郎右手已近在咫尺,同时双足也已经碰到了木板。反而是齐桓的妖神掌后发后至。

但女郎抓住之后就觉得不对。她不知齐桓的血变功法,还道是齐桓的生理反应。只是红了脸啐道:“流氓!”

就是这么一顿,齐桓妖神掌已经拍到。女郎倒吸一口凉气,头猛地向后仰。这样一来已经失去了中心,齐桓脚下一划,木板又被勾到了后面,女郎背对海面落入水中。

齐桓并没有因一时占据上风而沾沾自喜。他明白这女郎水下功夫的厉害,刚开始的一个照面自己已经吃了亏,小船还被她打散。

灵力的侦查作用此时展现的淋漓尽致。尽管那女郎在水中如同一条鱼那样灵敏,但她的行踪还是暴露在齐桓的侦查之下。

“真是惹火的身材啊。”齐桓喃喃道。

一道水浪毫无预兆的窜起,将木板打了个稀巴烂。齐桓嘴角划过一丝冷笑,飘身退开,右手一挥,瞬间,温度急剧下降,水浪瞬间冰冻,连同其中的人。

风卷琼花落。

齐桓再次挥手,将脚下一小片海水冰冻。他色眯眯地看着那被冰冻起来的冰柱:“欣赏美人曼妙身躯,还真是大饱眼福呢。”

女郎怒气冲冲的盯着他。她试图引动体内的力量冲破冰柱,但风卷琼花落的级别比她体内那道力量高出一个级别。她用尽全力,仍是无法发动。(未完待续。)

ps:新的一卷!求月票推荐票!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的电话
长武县人民医院
海南妇科专科医院
长治知名牛皮癣医院
枣庄治疗牛皮癣的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