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坡旁那条沟昏昏道人

2019-06-08 20:37:44 来源: 滨州信息港

月经推迟量大痛经
气滞血瘀型的月经不调
月经经期延长怎么办

坡旁那条沟(昏昏道人)这沟扑实而寂静地躺了很久很久。人们给了它一个美丽而动听的名子《甘霖沟》,人们也叫它《药王沟》。

沟下,弯弯曲曲的小路,一头连着城壕老街,一头弯到沟尽头的皇子坡村,神秘而又幽深。

从老街南边的药王洞街入沟,拾坡陡而上,走不出一二里地,就来到沟底, 沟内崖根,长满了树木和酸枣树,开满了叫不上名堂的野花,沟底一股清泉静静的淌过,从沟底抬头向塬畔眺望,看见阳光透过酸枣树丛洒下来金色的光点,塬畔药王洞的佛旗伸向云端。沟南崖紧靠皇子坡村,少陵塬在这里嘎然而止,沟坡北就是东韦曲村,这里的人们过着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农家生活。药王庙就在沟上的崖畔,每年农历二月二的庙会和皇子坡亦证明了那沟历史的久远,听闻着东韦村的鸡鸣狗叫和那皇子坡早年留存的残壁城墙垛,仿拂听见历史的脚步声和那如泣如泪的埙声,成为这坡、这村、这沟、这庙的荣枯因缘。

也许这甘霖沟的存在是因另外的多个意义诠释,怕是长安人谁也不知道?

皇子坡村位于少陵塬西头,《长安县志》载:“秦葬皇子,起冢塬上,故名皇子坡。”清时,村北甘霖沟畔建药王洞,又建了皇子北村一一人和堡,清未统定为:皇子坡。村南崖下临牛头寺,杜公祠,南坡葬有唐沾星学家李淳风之墓。药王洞法会是周围十里八乡香客们的佛节,这一天善男信女蜂涌而止,何家营的古乐,总要在庙会上敲上几个时辰,而后,又顺沟而下,乐队与游人鱼贯而行,从老街的城壕穿堂而过,浩浩荡荡直至凤栖塬根方从长安北街折头向南。街内的商铺无不拿出烟酒和炮仗助兴,有势大的商铺还给门旗上披红搭礼,以示虔诚。二月二已成为老百姓上庙进香顶礼膜拜的节日,俗为甘霖山冲破往日宁静,燃续香火的一大盛事。如今,甘霖沟被时代抹平了,皇子陂不久也随着长安城外的风,在人们眼前消散了。药王洞也去了云端,但,二月二的锣鼓却同样继续着。余曲的老街南口,只剩下个《药王洞巷》的路牌,诉说着曾经甘霖沟的存在与失去,也许守望着的还有沟的变迁。沟里被填平了的地方新修了东长安街,路南县政府的旧地建设了“长安相府社区”,路北还建“领秀长安”社区,两社区象两扇门神,守护着路底下曾经的药王沟和沟上皇子坡。人们早晚都去东长安街上散步,走过此处时,还指指点点的回忆着昔日甘霖沟和皇子坡的旧事。青年伙们走过时,有谁能知道自己脚下的土地里,正埋着甘霖沟清沏的泉影和历史的记忆呢?

那沟、那庙、那泉、那沟里弯延的沟道,巳经成了昨天,新建成的高楼耸入云端,象挂在半天中的一道灰幕,遮去了皇子坡的半脸婀娜与美丽。黄昏时节,站在少陵西畔,韦曲古镇的夜景尽收眼底,回首眺望东长安街的街灯,象流动的灯河,汽车飞驰,人影串串,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灯河之脑上,我知道正是那在黑影里宁静的皇子坡村社区。过去,我经常约画友去药王沟写生,她那神秘、神奇的美丽故事和倩影在笔下留存,她土气而朴素的美,却永远留在了我心里。想起那甘霖沟禅动的美姿,似乎还依听见那角鼓更咽,悠悠埙声。她的故事会把你带进一个充满奇趣、幻觉、美丽或阴郁、愁怨、伤感的境界里去。我心里暗暗祈祷:但愿她在历史精神的浸润下,产生辉煌的过去,也形成和谐的未来。

许敏芳紫砂壶作品欣赏(组图)
布斯克茨右脚踝韧带受伤 获需休养两至三周
马雅贞:清朝的帝国气象是如何被塑造起来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