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炼山河 正文 第613章 为她陪葬

2020-01-16 17:02:28 来源: 滨州信息港

祭炼山河 正文 第613章 为她陪葬

十四仙宗修士被杀,长老姬长空身受重创,事件传开仙宗一片哗然,涉及魔道的消息不胫而走。

蓟都外,姬长空与魔道队伍发生冲突,今日夜间死的也都是燕人,他们有足够的动机。

虽说有一些人,觉得事情不太对,即便魔道再猖獗,也不该愚蠢到这般地步。

可更多的仙宗修士,胸膛间已怒火熊熊,在仙宗之中杀仙宗修士,甚至还有一位长老几乎毙命,简直无法想象。

愤怒的仙宗修士,聚集在群山之外,将魔道驻扎的数十座山峰,全都团团围住。没有人开口,可沉默的怒火无疑更加可怕,空气压抑的就像是,要冻结成冰块。

突然间,一片暖黄色彩云,出现在山巅上空,巨大佛陀虚影浮现,诵念声响彻天地。

“佛国之主降临了!”

紧接着又一条长河出现,它蜿蜒流转横跨长空,“轰隆隆”奔腾着流向远方,直至消失在视线尽头。

“是幽冥境主!”

群山外仙宗修士精神一振,两尊巨头已然降临,显然这件事情,必定会调查清楚。

山中坐落着一片普通庭院,但这处不起眼的地方,今日可谓璀璨夺目不可直视,放眼世间有资格称为者的,不超过双手之数,此刻这片庭院中,却聚集了其中之三。

佛国之主、幽冥境主在左,秦宇身影在右,仙、魔泾渭分明,空气像是粘稠的泥浆。

幽冥境主打破沉默,“魔皇驾临仙宗,本座等不胜欢喜,却未想到会发生,今夜这种事情。”他眼神一扫,“魔侍人在何处?仙宗长老姬长空,要与他当面对质。”

秦宇眉头皱起,他已意识到事情不妥,念头转动着,将仙宗自编自导的可能排除。以佛国之主、幽冥境主的身份,做事不会是这种小格局,并非对他们的信任,而是清楚同层次者的心胸、气魄。

“这件事必有不妥,本座希望仙宗能够调查清楚。”

被人搀扶的姬长空,闻言愤怒咆哮,“调查什么?事实皆在眼下,魔皇是没想到,魔侍会暴露吧!十四个仙宗弟子,都是的后辈,有着璀璨的未来,可现在他们全都死了!血债,只有鲜血才能偿还,魔侍必须拿命,为他所做的一切买单!”

秦宇面无表情,沉声道:“发生这种事情,本座能够理解姬长空长老的心情,但事情绝不是魔侍所为。就在仙宗修士被杀时,魔侍几乎同时遭到偷袭,如今重伤不起!”

姬长空大笑,“荒唐,魔皇该不会说,魔侍是被我仙宗偷袭吧?”他抬手一点眉心,一团阴影蠕动着浮现,“此物魔皇该不陌生,圣皇宫大神通魔影噬魂,这神通修炼难度极大,整个魔道掌控者不超过三人。如今仙宗中,会这魔道大神通的,只有魔侍一人!而它,正是偷袭老夫杀我仙宗弟子之人,所遗留下的痕迹!”

佛国之主淡淡道:“魔皇,虽说此事疑点重重,但我仙宗长老已拿出证据,请让魔侍出来吧。”

“不必劳烦陛下,我已经来了。”魔侍声音响起,脸色惨白走进庭院正堂,先对秦宇恭敬行礼,这才起身脸色森然看向姬长空。

“为嫁祸我仙宗,姬长空长老真是好魄力,竟不惜以十四燕人性命构陷罪名,本座佩服!”

“闭嘴!”姬长空怒吼,“魔侍,你不要以为,老夫没有证据!”

他抬手向前一握,魔侍闷哼一声,丝丝缕缕银光穿透胸膛前衣衫,在空中凝出一尊明王虚影。

“这是老夫根据佛国神通不动明王,另辟奇径加以改编后修炼出的神通,老夫称之为明王怒,这天下只有我一人掌控,你要如何解释?”

魔侍脸色微变,他虽然在偷袭之人身上,察觉到了仙宗功法的气息,却没料到还有这点。姬长空的独门神通,居然在他身上留下印记,这下麻烦了!

佛国之主淡淡道:“本国主可以证明,姬长空所言不假,当初不动明王神通,是我命人传授给他。”

幽冥境主抬头,“魔皇,你需要给仙宗一个交代。”虽说他并不信,魔侍会做出这种,骇人听闻之事,可证据就在眼下。作为仙宗三巨头之一,幽冥境主并不介意趁机杀掉魔侍,除去魔道一尊劫仙强者。

秦宇眉头皱的更紧,“本座只能说,凶手的绝非魔侍,他遇袭时本座就在旁边,还曾与偷袭者交手。

幽冥境主道:“魔皇可抓住了他?”

秦宇摇头,“此人修为很古怪,被他逃了。”

佛国之主抬头看来,双目之中浮光流转,似可贯穿一切虚幻,“魔皇,以你的身份,亲口担保足以作为证据,本国主看魔侍胸前以下,沾染上了不属于他的鲜血。”

魔侍略微犹豫,“没错,正是袭击我的人,逃走前被我反击,所喷出的鲜血。”

佛国之主点头,“我佛国之中,有一溯本追源神通,可凭借毛发、血肉等物,凝聚成血神子,找到物品的原主人。本国主将施展此神通,就让我们看一看,袭击者究竟是谁。”

他抬手向前一点,魔侍胸前沾染血迹,其中一片突然剥离出来,恢复了鲜活在半空中凝聚,变成一颗种子模样的血神子。

刚刚凝聚完成,血神子便“嗡嗡”颤抖起来,紧接着毫不犹豫,呼啸飞入姬长空体内。

魔侍低吼,“不可能!”

大殿陷入一片死寂。

“哈哈!哈哈哈哈!老夫的鲜血,是老夫的鲜血……”姬长空咬牙切齿,“魔侍就是凶手!”他抬头,眼神充满嘲讽,“堂堂魔皇,世间地位存在,竟空口白牙说谎,老夫今日真是大开眼界!”

幽姬惊怒交加,“住口,我皇何等身份,岂容你污蔑!”

姬长空抬手一按,“区区婢女,竟敢对老夫如此无礼,找死!”

秦宇眼神一寒,虚空浮现恐怖气机,镇压而来的力量瞬间湮灭。

嘭——

一声低沉闷响,并不响亮,却似乎整片天地,都随之震颤。

佛国之主面无表情,“魔皇是要杀人灭口吗?”

秦宇淡淡开口,“本座要杀他,他一定会死。”

佛国之主微笑,“魔皇可以一试。”

沉重气氛让人难以喘息!

紫月突然道:“魔皇,证据确凿,不要再做狡辩,交出魔侍吧。”

这场风波发生在九天镜月宫境内,可因为神元音闭关不出,他们竟没有插手余地,一切都由佛国、幽冥境主导。

眼看大局将定,紫月必须要代表九天一系,发出自己的声音,迫使魔道低头的功绩,无论如何都要算上九天镜月宫的一份!

神元音拒绝见面,魔侍遭到栽赃,仙宗方面有意逼迫……秦宇眼神越来越冷,紫月这句话成为,成为压倒心中忍耐的一根稻草。

抬头看着紫月,秦宇冷声道:“若真要杀人,本座想杀的,绝不会是姬长空。”

紫月皱眉,“魔皇想杀谁?”

“你……九天镜月宫,紫月大长老。”秦宇语气缓慢,每一个字都像是,自隆冬大雪中钻出来,散发出透骨寒意。

紫月心头一颤,身体感到冰寒,旋即怒极而笑,“魔皇,本座心中原还有一丝迟疑,可如今已能确定,杀我仙宗修士的就是魔侍……狂妄如你,自能做出任何事情!”

秦宇神色淡漠,没有回应她的话,略微沉默后,缓缓开口,“诸位应当不知,今日并非本座次来到仙宗。”

魔侍、幽姬脸色大变,两人都未想到,秦宇竟然会直接,挑开这个对仙宗刺激极大的消息,可看着他神色透露出的坚定,两人犹豫再三,终归没有开口劝阻。

“那是数十年前的事情了,本座来到仙宗,也曾住在眼前这座庭院,说出来有些可笑,当年本座竟怀揣着,加入仙宗的想法。

佛国之主、幽冥境主皱眉,以秦宇的身份,此刻不可能说谎。可堂堂魔道圣皇宫之主,竟说曾有加入仙宗之心,简直匪夷所思。

紫月瞪大眼,脸上露出苍白,她死死盯着秦宇,似乎要从他脸上找到一些东西。

秦宇继续道:“当年本座怀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想象,努力修炼以求获得认可,事实上我表现很好,可终得到的,只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算计。”

“本座依然记得,那一天的绝望与恐惧,当修炼抵达关口,体内的力量突然失控,很恐怖的阴阳二气啊,足以将我炸的粉身碎骨形神俱灭,当时本座也认为要死了。”

他抬起头,“紫月大长老,当年你得知本座在四季城的消息,是不是感到难以置信?但本座依旧活着,活到了今天,成为魔道圣皇宫的主人。”

紫月面无血色,尖叫道:“不可能,你胡说!”

秦宇抬手拂过面庞,面部稍稍改变,恢复当初进入仙宗时的样貌,“或许这张脸,你会更加的熟悉。”

佛国之主眼眸深处,亿万星云同时爆开,难怪他隐约觉得,与魔皇存在气机纠缠。

原来是他!

丹道宗师宁秦……魔道圣皇……全部都是化名,他真正的名字,是秦宇!

幽冥境主心头一沉,仙宗对秦宇所做之事,足以让双方成为,不死不休的大敌。这样一个人,成为圣皇宫的主人,对仙宗而言,无疑是坏的消息!

秦宇长身而起,恐怖气息刹那降临,心思一动,便似可令天塌地陷。她直视紫月,语气冰寒,“所以,本座才会说,若要杀人的话,一定会先杀你。”

在仙宗之中,揭露自己真实的身份,为当年承受的一些,讨还应有的代价。心绪激荡,秦宇身上黑袍翻滚,一条条黑、金、紫纹理自行浮现,交织成代表着魔道至高权利的花纹,一条周身黑焰燃烧的魔龙,在他背部翻滚咆哮,似要冲上云霄。

圣皇长袍映衬下,他如同降临世间的魔神,威压如海似浩瀚星空,让人恐惧绝望。

秦宇迈步走向紫月,“本座曾发誓,一定会杀死你,挫骨扬灰抽魂炼魄,让你永世不得超生……甚至让整个仙宗,因为你的愚蠢,付出惨重至极的代价!但是现在,本座愿给你一个机会,交出宁凌,所有发生的一切,本座都可以不再计较!”

他停下,口中咆哮,“现在,把她还给我!”

轰——

整座庭院瞬间化为齑粉,被冲天而起的气息,包裹着飞入苍穹。

风在哭嚎,云在咆哮,天色随之昏暗!

神元音避而不见,堵死了秦宇暗中接走宁凌的可能,他找不到别的机会,也不愿再等下去。

揭露身份或许不是好的选择……但有可能成功!

紫月闷哼一声,嘴角溢出血迹,她眼神闪过慌乱,却又在下一刻平静下去。

秦宇……魔道新任圣皇……竟然就是当年那个……她眼中弱小如蝼蚁的小子……

紫月承认自己后悔了,若早知道,秦宇有如此惊人的潜力,或许她会做出别的选择……又或者,直接动手将他杀死,斩草除根!

可如今想这些,已经没有意义,紫月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他知道真相。

这世上,已经没有宁凌,有的只是她的关门弟子,九天镜月宫秘密培养的绝世天才,现任宫主神元音!

“她死了。”紫月淡淡开口,“就在当年,你逃走后不久,境界崩溃修为失控,本座尝试过救她,可根本没办法,宁凌她一心求死,根本不愿继续活下去。”

谎言的境界,就是真真假假,秦宇很清楚,宁凌他人眼中看似淡漠的表面下,对他隐藏着怎样的深情。若真以为他死了,宁凌的确有可能,失去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眼前一黑,秦宇拳头握紧,指甲刺入血肉,“你撒谎!本座曾探查过,她还活着!”

紫月面无表情,“那应该是很多年前了吧,本座当初为了救她,曾动用一件宝物,强行留住宁凌一线生机。可在十年前,她就彻底死了,再无痕迹留下。”

太上忘情决真正大成,斩断的不仅是自身情愫,更可与这天地剥离,在某种程度上凌驾规则之上。

秦宇闭上眼,再睁开时,双目似被鲜血浸泡,冒出丝丝缕缕血光,“你的话,本座一个字都不信!”

他看向佛国之主、幽冥境主,“本座与宁凌之事,你们应当知晓,若她当真死去,本座发誓终此一生,与仙宗势不两立!”

“仙魔之战,自今日,自此刻……开始!”

没有人怀疑,秦宇所说的话,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已处在失控边缘。

幽冥境主心中个念头,是马上找到宁凌,将她控制在手中,秦宇用情如此之深,这女人在手中,将是一颗极重要的棋子。

可马上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且不说秦宇是否会因此暴走,魔道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一旦处理不妥,必是一场席卷天下的动荡。

尤其现在,仙宗的布局已到了关键,说实话他更希望一切安稳,以免出现意外。

“紫月。”

幽冥境主缓缓开口。

紫月皱紧眉头,“宁凌的确已经死了,就是杀掉我,也不可能再活过来!”

语气坚决,没有半分迟疑。

幽冥境主暗道不好,果然对面秦宇,在她声音落下时,便已经抬手。

“她死了,你怎么能活?”

低沉的声音,像是恶魔的咆哮,“轰隆隆”苍穹疯狂震颤,像是被擂动的鼓面。

咔嚓——

咔嚓——

一道道巨大裂纹出现,急速向外蔓延,直至视线尽头。

终于苍穹开始破碎,一块块脱落下来,露出下方无数道规则线条,疯狂闪动不休。它们像是弯折的竹片,被从内部撑开、鼓起,弧度越来越大,终开始崩断。

一片恢弘磅礴的宫殿群,自规则线条崩溃处出现,带着无可匹敌的睥睨气势,降临仙宗小世界——魔道圣皇宫,号称世间重宝,虽只是投影,已有吞天逐日之势!

佛国之主双手合十,层层佛光爆发,转眼化为一片金色,一尊撑天立地的佛陀石像,自大海深处升起。

佛陀石像威严肃穆,表面遍布岁月痕迹,似在时光长河中,随波逐流了亿万岁月,如今被佛主召唤降临。

就在这时,石像突然睁开眼,单手向前按落,五指张开似可以,遮蔽整个天地。

轰——

惊天巨响如百万雷霆齐爆,空间剧烈扭曲,无数道规则线条出现,像是串联起来的珠线,维持着空间完整。可众人脚下的大地,却不能够承受,轰入其中的力量,直接分崩离析!

于是出现在封堵群山仙宗修士面前的,便是宛若天地末日般一幕:随着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浮现,空间瞬间碎成无数块,亿万规则线条闪烁中,一座座山峰轰然倒塌,分解成无数滚石,形成一道道巨石浪潮!

一丝丝扩散出的恐怖气机,让这些仙宗修士身体僵直,脸上再无半分血色。那是超出他们想象的力量层次,只需要微弱的一点,便足以让他们万劫不复!

如果不是仙宗世界禁锢着波及范围,他们早已如眼前的山峰,被碾压成一片粉碎。

秦宇脚踏虚空,盯着脸色惨白的紫月,眼眸间血海滔滔,“本座要你为她陪葬!”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程云阁
浙江省立同德医院
长春治疗宫颈炎医院
癫痫病治疗海口哪家医院好
苏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