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内外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一话未留

2020-01-16 22:28:18 来源: 滨州信息港

长河内外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一话未留

余晖没有马上回答,低头沉思起来,欧卡朴莉以为他不愿意,説道:“做我的助理就能成为二级蓝晶武士,与地星宇间的二级神英武士是一个意思。”

余晖当然明白二级蓝晶武士是一个什么概念,他沉思的是自己不舍将秋痕忘却。

见余晖还没回答,欧卡朴莉又説道:“要不你先考虑考虑,过几天再回答我,但你要明白,做一级蓝晶武士是不可能的。”

余晖终于开口了,説道:“主子,属下不是不愿意,更不敢奢望一级蓝晶武士,属下是在想自己要怎样才能将旧爱忘却。既然主子看得起余晖,余晖自当为主子效力。”

欧卡朴莉听后,抿嘴笑了起来,并説道:“余晖,你以后不要叫我主子主子的,叫我卡莉就行。”

余晖答道:“是的,主子,余晖自当遵循主子的意愿,今后定改口叫主子卡莉。”

欧卡朴莉更开心了,説道:“可见我没选错人。”

余晖欲试尝一下改称呼的感觉,也因好奇心驱使,问道:“卡莉,你説,为什么八百年前蝶媪主子要与艾玛xiǎo姐对决?”

欧卡朴莉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也沉思起来。余晖见此,忙表歉意道:“是余晖太冒昧了。”

欧卡朴莉又看了他一眼,説道:“不冒昧。八百年前是我要去挑战江三四郎,是那艾玛不知趣,硬出头横剑相拦。”

继续道:“只是她哪配与我交手,蝶媪便站出来要与她较量一番,但那艾玛却不屑一顾,她只是不想让我与那江三四郎比试罢了。”

继续道:“在蝶媪的再三逼迫下,她总算同意与蝶媪一决高下。只是那艾玛功力不俗,蝶媪败下阵去。”

听欧卡朴莉如此一説,余晖立即明白了原因,但他还是装傻问道:“卡莉,你要找江南俊夏到底有什么事呢?”

欧卡朴莉见他明知故问,笑道:“现在我已不想再去找他了,你也就别问了。”

正在这时,蝶媪来了,她一进来就问:“余晖,怎样?这几天还过得惯吗?”

余晖早已起身,并答道:“谢主子关怀!俗语有説:‘换域适境’,不习惯也得习惯,还请主子放心!”

蝶媪便叫余晖坐,不用客气,并于余晖的左旁坐下,然后道:“你以后就别叫我主子了,让人听着怪别扭的,叫我xiǎo媪就行。”

又对卡莉道:“姐姐,你説是吗?”卡莉笑笑,忙説对。

这时,有一女子进来给她也倒了一杯水。之后欧卡朴莉通知门侍将本宇间的右席副间务主霄娜请了过来,介绍给了余晖认识。

这天下午,明珠宫的大堂,因余晖过世的阴影还在不时地撕裂着秋痕的心,俊夏和姐妹们都不敢在秋痕面前説笑,空气显得格外沉滞。

伊澜看了俊夏一眼,又看了秋痕一眼,然后説道:“师兄,秋痕姐不舒畅,不如你带她去外散散心,不论你们是去林荫大道还是山间xiǎo径,只要能让秋痕姐舒心就好。”

见伊澜话中有话,清和diǎn头附和道:“对呀,对秋痕姐感情上的慰抚我们女子是远不如男士的。”

丹青亦帮腔道:“对对,你们走后,我们好练剑,我们都好些天没练剑了。”

俊夏看了秋痕一眼,秋痕把头低了下去,没説话,俊夏便觉出她没有要拒绝的意思,説道:“也好,她是该去散散心了。而你们,也该好好练练剑了。”

俊夏话音才毕,伊澜便鼓起掌来,那帮姐妹都跟着拍掌,直把那个秋痕弄得有些面红耳赤起来。

俊夏赶紧道:“秋痕,我们还是快走吧,免得她们又来调侃我们。”

而伊澜,忙行去俊夏跟前,将他推到秋痕跟前,并将他们两个的手挽在一起,説道:“要这样才够意思,快走吧!”

被伊澜如此一捉弄,俊夏倒没什么,好像有些求之不得一样。但那秋痕,是薄脸皮的人儿,面早红到了耳根。

俊夏见此,即刻拉她行到屏风后,施展隐形,转瞬二人来到了二卓曾经栖息的山中xiǎo屋外。

虽二人已在xiǎo屋外显形,但俊夏的手并没有松开秋痕的手。秋痕的心嘣嘣地跳着,俊夏用力一拉她,左手顺势将她搂在怀中。

秋痕并没有拒绝,只是心跳得更厉害了。

俊夏觉此,就用唇吻了她的唇。见秋痕还是没有拒绝,俊夏便得寸进尺,亲吻的节奏由慢渐渐转快,直至怒海狂涛。

秋痕虽没有像俊夏那样表现出狂风暴雨,但从她急促的呼吸声不难觉出,她已经入情入境了。

俊夏深吻着她,足有一刻钟之久。秋痕全身的骨骼都酥软了,这是她次体会到除了余晖之外第二个男人给予她的的美丽。

俊夏停止了对她的亲吻,但他的双手并未松开她的丽腰和倩背。

俊夏停止了对她的亲吻,是因为他想要告诉她自己对她久已的思慕,还有很多蜜意柔情的话语要对她説。

俊夏停止了对她的亲吻,是因为他想要在这个时候去安抚她,告诉她在他的眼里,她跟余晖的爱情很美,很美,让人羡慕不已。

俊夏停止了对她的亲吻,是因为他还有很多很多的话要对她説。

俊夏深情地望着她,如此贴近地望着她,秋痕的目光此刻并没有回避。

俊夏于是説道:“秋痕,你很美,不光是外表,整个的你都散发着美丽。自从次见到你,我就非常地欣赏你。你跟余晖的爱情很美丽,让我们每个人都羡慕不已。”

俊夏继续道:“但是余晖已去,希望你能尽快地从悲伤中走出来,因为我还在等着你!姐妹们也在期盼着你!”

俊夏一提到余晖,又是在这样两个人的地方提到余晖,秋痕那伤心的泪水又流淌了出来。

她哽咽着説道:“是余晖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美丽的,没想到他就这样去了,连一句话也没留。夏南,你説,为什么会这样呢?”

旬阳县医院预约挂号
平邑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通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珠海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