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邪帝第219章收徒

2020-01-22 17:05:07 来源: 滨州信息港

苍穹邪帝 第219章 收徒

轰.江远天还未冲出百步便被一阵巨大的气浪掀翻.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就在荒兽冲向葬龙谷之外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只见得整个葬龙谷在轰隆隆一阵巨响下.顿时间从四面八方卷來一阵滚滚的天地洪流.毫不留情的向着荒兽撞去.

方圆百里震颤不已.江远天心头一阵狂跳.他清楚的看到在天地的伟力之下.那强大无比.让叶寒羽化道境实力都毫无还手之力的荒兽被撕成了碎片.

血肉纷飞.大片大片的碎屑从葬龙谷中飞出.啪啪啪落到江远天身旁.

江远天缓缓起身.脸皮忍不住一阵狂跳.这才明白为什么葬龙谷中这些强大的荒兽从來沒有走出葬龙谷一步.

“远天.让我们出來.”姜灵儿清脆的声音传來.江远天这才回过神來.赶忙将众人放了出來.

再次看向身后的葬龙谷时.每一个人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你沒事吧.”姜灵儿缓缓走來.一脸温柔的看着眼前的江远天.

只见江远天缓缓摇头.轻轻握住了姜灵儿双手.许久才偏过头对身边鬼族五将道:“你们先去外边打探一番.看看现在中州是什么局势.”

鬼族五将领命而去.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江远天向着身边一一看去.姜灵儿.叶寒羽.还有那个为了拜师不远万里而來的许泽峰.

來中州之前.楚恒.童小狗.还有那众多來自神魔墓穴外荒芜之地的村民们.可是现在这些人都不在了.

却多了一个叶寒羽.多了一个许泽峰.

“想必你也听到许多.看到许多.跟着我恐怕随时都会失去性命.所以.我劝你还是好好活下去.有些时候做一个普通人反而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江远天说着一脸认真的看向许泽峰.

他希望许泽峰能够认清现实.他不希望这个倔强的少年和自己一样从此走上一条浴血的道路.

但是许泽峰并不这样认为.只见他忽然嘭的一声跪在地上.一双眼睛坚定无比的看着江远天道:“请您收下弟子.我何尝不知做一个平凡人或许会更快乐.只是我有我的难处.我不希望自己就这样庸庸碌碌一生.”

“我许泽峰无父无母.从我三百年前产生灵智的那一刻起.我就注定了沒有办法做一个平凡人.我的一生唯有抗争.”许泽峰认真无比.眼神中充满了对江远天的期待.

但是听到他的话江远天三人竟同时愣住了.从许泽峰的话中.他们明白眼前这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并不是一个人类.而是妖族.

只是让他们疑惑的是.在这个少年身上竟然连叶寒羽都沒有发现丝毫妖族特有的气息.这简直就是不可相信的.

只听叶寒羽一脸震惊的道:“你说你是妖族.这不可能.你本体是什么.”

这个问題无疑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顿时间就连姜灵儿两人都各个瞪大了双眼.一脸期待的等着许泽峰的答案.

却听许泽峰开口道:“是的.我是妖族.我的本体只是这世间常见的土豆.只因为三百年前天外忽降一神物在我身旁才得以开启灵智.只是这神物在带给我生命和思想的时候却也深深的折磨着我.所以我一定要拜师.不管有多难.”

许泽峰说着眼神中那种坚定变得越來越认真.只是在他眼前江远天三人早就一个恶长大了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來.

“土……土豆.”江远天一口唾沫眼下.眼角一阵剧烈的跳动.如果说土豆也能修炼成精的话.那这个世界岂不是太疯狂了.

就连见多识广的叶寒羽也是忍不住一步上前.围着许泽峰开始快速的打量了起來.

许久之后.众人终于从震撼中反应过來.这才记起了之前许泽峰说过的话.

只听江远天开口问道:“你说天降神物导致你开启灵智却又深受折磨.是怎么回事.”

“对对对.快说來听听.这也实在是太让人感觉匪夷所思了.”叶寒羽说着脸上充满了期待.

却听许泽峰接着道:“那神物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在我开启灵智后他便化作一道光华隐藏在了我体内.哦知道的是每一年开启灵智的那一天哦都会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痛苦中.三百年來我尝试过各种方法.可是那痛苦依然在持续.“

说这些的时候.许泽峰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痛苦.三百年三百次折磨.虽然江远天他们不明白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样的.但是却能想象到那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江远天忽然有了一丝同情.十七年來他何尝又不是生活在诅咒下.生活在痛苦中的.如今这个许泽峰的痛苦顿时让他心中产生了一种共鸣.他忽然决定如果可能的话一定要帮助许泽峰走出困境.

“你需要我怎么帮助你.”江远天说着脸色无意间变得柔和了不少.

只听许泽峰道:“要想不这么痛苦.我唯有强行镇压炼化那神物在我体内的残存.然而我的问題是我不是真正的妖族.沒有办法如妖族一样快速成长.我更不是人族.我的经脉根本不适合修炼人族的功法.”

说道这里的时候.许泽峰认真的抬头看着江远天道:“我四处求师.到处求医.沒有人能帮得了我.但我相信您一定可以帮我.请您收下弟子吧.师尊.”

许泽峰说的很认真.从他的眼神中江远天看得出來他对自己是发自内心的信任和崇拜.虽然不知道这种信任源自何处.但江远天却沒有怀疑.

“你先起來吧.等我们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会尝试帮助你.可是如果我不能帮助到你的话我希望你不要放弃寻医.拜师的事情不急.问題如果解决了再拜师也不迟.”江远天说着就欲伸手将之扶起.

然而许泽峰却蹭的一下拜了下去.开口道:“不.不管您能不能解决我的问題我都要拜您为师.我答应您如果在一年内你还沒有解决我的问題我就去寻医.等我解决了这个问題我还是要拜您为师.”

许泽峰说的认真.身边叶寒羽等人也是不禁皱眉.这个少年那份执拗想比江远天來说简直就是如出一辙.

有这种想法的当然也有江远天.他忽然想起自己当初要师父教授逆天改命之法的时候便是这样执拗的.当初偷偷跑出长生观的时候也是因为执拗.就连活到现在都是因为自己那从不服输的执拗.

无奈的摇了摇头.江远天缓缓上前.扶起了许泽峰.只听他道:“我答应你了.不过以后如果你还这样要挟为师.我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将你逐出师门.”

江远天很无奈.却也仅仅说说而已.毕竟从心底來说他还是很喜欢这个执拗的……土豆.

双手扶着许泽峰.一道温和的力量从江远天双手中逐渐涌入了许泽峰的身体.

随着这道力量的不断游走.江远天的眉头皱的越來越紧.果然许泽峰的身体状况和人类是不一样的.相比于妖族來说也是差距甚大.

如此独特的身体.让江远天一时间有些毫无头绪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着手.待到这力量逐渐转遍了许泽峰的身体.江远天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道:“那神物化作了你丹田中那一团金色的雾气.”

许泽峰闻言轻轻点头.却并沒有多少特别惊喜的样子.因为以前也有人看出了他的问題.但却并沒有办法解决.如今江远天能看出來似乎也并不值得有多惊喜.

然而.接下來江远天的一句话却顿时让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來.

只听江远天开口道:“我们先上路吧.等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再看.似乎问題并沒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

说完江远天一手拉起姜灵儿举步向前走去.只留下许泽峰浑身颤抖的站在原地.双眼中噙满了泪花.这一刻他忽然感觉自己当初不远万里而來似乎真的是找对人了.

看着许泽峰这样的表现.叶寒羽不禁撇撇嘴.啪的一巴掌拍在许泽峰脑袋上道:“激动个鸟.还不快跟上.屁大点事.真不淡定.你该学学你那变态的师尊.他可比你淡定多了.”

说着叶寒羽毫无形象的搂住许泽峰的肩膀大摇大摆的跟了上去.一行人就这样徒步而行.场景竟让人看着有一丝温馨.

“灵儿.你是说现在绿洲村民们生活的地方和以前相比并沒有什么变化.”江远天一脸好奇的问着身旁的姜灵儿.却听姜灵儿道:“是的.进入中州后我便让小狗带他们去了我说的地方.后來小狗告诉我哪里很安全.”

听到这里.江远天不禁长长舒了一口气道:“好.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们.然后再想办法通知楚恒和小狗.以后那片世外桃源一般的俗世小村落便是我们所有人的家了.”

姜灵儿轻轻点头.一脸幸福的挽起了江远天的胳膊.

一行四人缓缓前进.三个时辰后鬼族五将循迹归來.然而此时的他们却一个个表现的有些担忧.这不禁让几人顿时间皱起了眉头.

崇左市民政医院预约挂号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在线咨询
新疆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宁波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内蒙古重点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