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文自曝化装太痛苦生活中会心疼婆婆图

2019-04-10 20:39:10 来源: 滨州信息港

王子文自曝化妆太痛苦生活中会心疼婆婆(图)

王子文

她(左1)在《唐山大地震》

她在《家,N次方》

她在《无人驾驶》

羊城晚报李丽

在《唐山大地震》中扮演徐帆儿媳妇的王子文,近刚刚结束了赵宝刚新剧《家,N次方》的拍摄。出道不久的她已跟不少大导演合作过,包括许鞍华、冯小刚、张扬、赵宝刚……而且,她还曾是王朔的“绯闻小女友”。而在大众眼中总有贵人相助的王子文,其实并不像一般人以为的那样懂得上位。在接受羊城晚报专访时,她直言自己太倔强,不淑女,甚至还有点“轴”。

生活中我会疼婆婆

《唐山大地震》的“小河”一角,让很多人真正记住了王子文。但她毫不客气地评价自己,演得有点假。在片中不能理解丈夫和婆婆,在戏外,她却自认为会是一个好媳妇。

羊城晚报:很多人都记住了这个叫“小河”的角色,虽然你的戏份并不多。

王子文:我想,这个人物之所以让人印象深入,是由于她跟地震没关系吧。她本来一直是个挺快乐的人,所以她也无辜。

羊城晚报:难演的是那场你要带孩子回娘家,但李晨非要把孩子留下来陪徐帆,然后你发狂的戏吧?冯小刚也夸过你。

王子文:对,由于就那一场戏,重点在我身上,比较有得发挥。我是那种慢热型的演员,经验不够,要有个热身进程才能演好。走位了好几遍,导演就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不是那种特别喜欢指挥演员的人。导演对外都说我们演得好,但我觉得他也就是客气客气,反正不能当回事。我后来看了,觉得自己还是有些细节没处理好。自己看和别人看不太一样,我太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是自然,什么时候是装。我觉得还是有点假。比如我带小孩吧,毕竟没当过母亲,感觉就有点太客气。

羊城晚报:如果是现实生活中,你遇到跟“小河”一样的问题,你会怎样解决?

王子文:我想,我会留下来,陪我婆婆一起过年,然后把爸妈也接过来。或我陪婆婆两天,再回娘家两天。其实可以解决,不用闹成那样。反正我会理解老公的想法,由于他生在那样一个家庭,作为儿媳妇,你一定要帮着他疼婆婆,舍不得她。

为新戏学花式调酒

在赵宝刚的新戏《家,N次方》里,王子文挑战了很多“次”,比如次学花式调酒,甚至次爱错人。

羊城晚报:《家,N次方》里,你扮演怎样的角色?

王子文:这次的角色挺特别的,是一个大学生。她喜欢说实话,特别直,敢爱敢恨,鬼主意特别多,会画画,还会花式调酒。我觉得花式调酒简直就像杂技!我专门去找了一个老师来学。由于时间比较短,就去了三四堂课,只学了两套动作,其中一个动作还要从后面扔酒瓶子。酒瓶子特别重,很容易砸到自己的头。

羊城晚报:有感情戏吗?p>

王子文:我在戏里是那种不知道感情是什么的人,本来一直以为自己喜欢朱雨晨,老粘着他,然后贺刚出现了,才明白自己原来当朱雨晨是哥哥。挺轴的。

羊城晚报:像你吗?

王子文:有点像。她是那种特别天然的女孩,好像不是这个社会长大的,完全没受到污染,对金钱没概念,很真实,所以说话有点冲。但我没她那么夸张,我说话还是有所选择的。

很多机会都错过了

王子文说,她的运气都是从天而降。其实,如果不是由于她不晓得争取的性格,她的机会还会更多。

羊城晚报:你入行时曾进过一个中韩歌唱组合,但不到一年就提出解约,当时公司还提出了80万元的违约金。当时是否是特别苦恼?后来王朔帮了你?

王子文:我都没想过自己这辈子还会进法院,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当时合约还写着,如果解约,20年内不能从事这一行,打击挺大的。但我这辈子幸运的是遇到很多贵人,每次遇到困难的时候,朋友都能帮我。

羊城晚报:还有许鞍华,你演了她的《姨妈的后现代生活》。

王子文:当时头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怎么演戏。可也许他们当时就想找我这类有一股青涩劲的,不油滑,很自然。所以那么多有经验的演员,他们却选了我。

羊城晚报:所以大家都觉得你是很能抓住机会的人。

王子文:其实也不是,也有很多机会我错过了。我想,拍戏就像谈恋爱吧,都得看缘分。你知道,有太多东西在决定这个事情,有时候跟你本身实力如何根本没关系。就像有时候,明明我觉得这个而角色更合适我,但却落到了别人头上。你不接受这个事情,就做不了演员。

羊城晚报:跟你一起演过《无人驾驶》的王珞丹也说,她是那种不会主动争取机会的人。

王子文:我也是这样的,不会应酬,历来不会主动。我总想,如果一个导演觉得你适合了,他就会来找你。所以,平时生活中认识的导演和制片人,我就跟他们单纯地做朋友。提出给我一个角色?我真的说不出口。固然,很多演员都是那样做的,我也见过,那也没什么,我只是没他们这个本事。

化装是件痛苦的事

生活中的王子文很有阿Q精神,会告诉自己吃亏是福。她不喜欢化装,也不急着追求爱情,80后的她只相信走到终究的缘分。

羊城晚报:由于自己个性而吃亏的时候怎么办?

王子文:没办法,这就是我性情里轴的一面。我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每次吃亏,我都不会太往心里去。反正,事儿出了我就解决呗!

羊城晚报:听说你平时不喜欢化妆?

王子文:化装是挺痛苦的一件事。不工作我不化装,太难过了,粉在脸上根本就不透气。我总觉得年轻就应该是天生丽质吧,不需要甚么东西去纠正。说实话,我自己根本没什么化妆品,顶多只有1支唇膏,常常被身旁的工作人员唠叨,一到有宣扬和采访他们就很纠结。

羊城晚报:你有甚么女性偶像吗?

王子文:苏菲·玛索,我觉得她很完美。我喜欢女人温顺,有气质。但我没有她那么好的先天条件———中国女演员长得漂亮的很多,但没有那种一等一的大美人。我还是把戏演好吧。

羊城晚报:大家老说你是王朔的“小女友”,你怎么回应?

王子文:我都已麻木了。其实人和人之间关系挺微妙,朋友也有很多种。我和他的关系不是你们想象的模样。

羊城晚报:你怎么看待感情和缘分?

王子文:其实我现在心思都放在工作上,连吃饭和睡觉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根本没有时间去想恋爱的事情。真的哪天遇到一个人,我也不会想太多,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如果能走进婚姻殿堂那就是缘分了。

连花清瘟颗粒怎样服用
连花清瘟的效果好吗
发烧后肌肉酸痛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