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海鲜扛起餐企大旗

2019-08-22 14:57:56 来源: 滨州信息港

说起吃蚝,《我的叔叔于勒》中描绘的情景大概是现在年轻人对于蚝的初认识。“她们的吃法很文雅,用一方小巧的手帕托着牡蛎,头稍向前伸,免得弄脏长袍;然后嘴很快地微微一动,就把汁水吸进去,蛎壳扔到海里。”这其中的“牡蛎”就是蚝了。法国人更是爱蚝,因为它简直就是海洋中天然的“蓝色小药丸”。蚝常见的吃法是生吃,加一点柠檬汁就好了。即便是生蚝也被人为地分为“巴黎派”和“纽约派”,法国吃法比较简单,一点柠檬就算完了,而美国似乎更喜欢复杂一点的口感,需要再加点番茄酱之类的玩意儿。而实际上,在中国的北方沿海城市——大连,蚝几乎就是居家旅行的必备良品。特别是在隆冬,此时北方蚝正处于肥美的时节,又因为冬天海水相对干净,大连人下馆子的“头盘”就是“先来一打蚝”——这对于大连人来说,就是开胃凉菜。

文蛤、花蛤,对于把它当作食物的人来说,差别只有壳的颜色不同而已。目前我们市场上吃到的文蛤花蛤都是人工养殖的,它们的生命力在我们的大部分海岸线上都很活跃,对于内陆人来说,这两种贝类大概是熟悉常见,价格的了。

假如一定要在它们之间找一个差别的话,大概就是用处的不同了。多数时候,文蛤会用来做汤,文蛤豆腐汤是随便什么家常菜馆子里都能点到的鲜味菜品,而花蛤则多用于辣炒葱姜炒之类。大概因为这两种贝壳太过常见,并且还有冷冻的文蛤花蛤肉单独出售,不良餐厅会先买来冷冻螺肉,再进点花蛤文蛤的外壳,在烹制的时候放到一处,这样对于餐厅来说,成本只有使用新鲜海鲜的三分之一。假如看到菜品里蛤蜊肉和壳遥相呼应,一定要发飙。

翡翠螺的名字是个形容词。螺壳在焯水之后通体碧绿,简直像珠宝一样,螺肉肥厚实在,吃起来口口过瘾。难怪它会成为很多人的爱物。翡翠螺纯粹是海鲜中的舶来品,现在在国内销售的翡翠螺基本来自加拿大和挪威这种海产大国。翡翠螺在打捞上来之后马上进行零下30℃的急冻,保持新鲜,发往世界各地。

先小谈一下贝类的吃法,虽然说带壳,但是总归来说也是海鲜,所以吃起来也没有太深奥的学问,其实吃的就是野味。只不过以前是要到海里采,而现在有部分品种可以养殖。但说到底重要的还是吃一个鲜字。这个鲜字曾经的含义就是必须是活的,很多海鲜在去世之后是完全不能烹饪之后再吃的,加热高温对于海鲜死了之后产生的毒素完全没有分解作用。/来自中华网社区

为了“鲜上加鲜”,生食就有了众多的拥趸。而生长环境好的海鲜,生吃也是能体会出它们美好口感及味觉的方式。其中的一大门派,当属日餐的刺身和寿司,贝类的口感不比鱼肉那种入口即化的柔嫩,所以寿司师傅在根据不同的贝类的韧度和口感来选择适合的刀法,这点细致与娴熟尤其让人惊叹。可惜在北京,寿司店通常也就是鲍鱼寿司、北极贝寿司,其他也就难得一见,毕竟这不是个充满美味渔货的城市实在遗憾。好在,国人自己的烹饪方式也五花八门,足以满足各种贝类海鲜的体验。

女性轻微漏尿正常吗
安而康长效夜用成人纸尿裤
肠道菌群失调表现
成人长期腹泻吃什么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