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推倒神1832皮皮虾我们走五

2020-01-23 03:45:33 来源: 滨州信息港

快穿之推倒神 1832 皮皮虾,我们走(五)

“这小虾刚刚神境初期,得养多久才能到达帝尊之境啊?”另有大臣问,大概觉得这是个太过漫长的过程。

需知这妖族修炼可是远比仙人修炼花费时间久得多,更何况皮皮虾本不是什么有修炼天份的种族,等到一只皮皮虾修炼到帝尊,那还不得好几万年,甚至好几十万年哪。

敖英还道:“不用心急,反正本皇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调教这只小虾,让她慢慢地修炼成帝尊。”

林听雨心中冷哼:“本小姐要是真的有一天成了帝尊,必定要逃得远远的,会等在这里让你吃才怪。”

敖英还一挥手,示意那些舞女们都下去,又对旁边的小海马道:“去,请无忧公子来。看舞蹈看得烦了,本皇想要听他唱曲。”

便听有大臣道:“这无忧公子的歌是动听,不愧是人鱼族的族长,这嗓音当真美妙。”

另有大臣附和道:“是啊,我每每听这无忧公子唱歌,都觉得浑身浴在阳光之中,好不舒服。”

那小海马赶紧应了声“是”,匆匆离去,一会儿就又折回,道:“启禀陛下,无忧公子到。”

敖英还淡淡地道:“宣他进来。”

片刻后,林听雨偷偷转了下她的小虾脑袋,就看到从大殿门口如云如雾一般飘然而进一个极其俊美的公子,清朗的面容让人感觉很是飒爽。

他洒然地朝海皇敖英还行了一礼,不卑不亢,想来在这水晶宫的地位并非寻常人可比。

“无忧,唱首歌来听吧。”敖英还示意他不必多礼之后,就懒洋洋地说道,声音中竟然透了几分随意与亲切。

“臣遵旨。”那无忧公子道了一句,开口便唱了起来。

这人鱼族向来都有一副好嗓子,歌唱得好一点不足为奇。是以起初林听雨对这事并不是特别在意,可是这位无忧公子的歌声一起,顿时就让林听雨心头一震。

“美人鱼顺蔚蓝的河流浮游,一轮圆月照得她光彩耀眼。她用劲拍打着银色的波涛,想把浪花泼溅到月亮跟前……”

“这是……”林听雨心中骇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

仔细去分辨,她却又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河水汹涌着,哗哗喧响,把映在水中的云影摇晃;这时美人鱼唱着歌儿,歌声直飞到陡峭的岸上。美人鱼唱道:‘在我的河底,那白日的光辉不时闪耀;那儿有金色的鱼群漫游;还有一座座水晶的城堡……’”

“这明明是当初我穿越到美人鱼身上曾经唱的歌。可那个时空是一级时空,与这神界并不相连。难道这里人鱼族的族民当中,有人是从一级时空飞升上来的?”林听雨无不惊骇地想。

“皮皮虾,”忽地就听敖英还的声音清凉凉地想起,“你得瑟什么,打扰本皇听歌了。”

“本姑娘明明老实待在你的盘子里一动都没动。”林听雨心道。当然,她的身体在颤抖,因为听到无忧公子所唱的这首她所熟悉的歌而激动的。

她刚才感觉好象有一道亮光在脑中闪过,让她可以捕捉到什么。可是,都怪那个敖英还,一句话打断了她的灵感,害她没能想明白那道亮光到底是什么。

“……在晶莹的流沙的枕头上边,安睡着一位来自异国的勇士——被嫉妒的波涛俘获的青年……但不知怎的他对这阵阵热吻,总是冷若冰霜,默不作声;他安睡着,把头偎在我胸前,不呼吸,梦里不低诉柔情!

美人鱼怀着茫然的忧伤,在碧波的河上这样歌唱;河水奔腾着,哗哗喧响,把映在水中的云影摇晃。”

歌声毕,众人立刻鼓起掌来,众臣议论纷纷。

“无忧公子的歌声还是那样迷人。”

“是啊,我府中的歌妓不管怎么调教,唱出的歌却难及无忧公子分毫。”

……

“盗版姐姐的歌居然还这么受欢迎啊!”瞳瞳凉凉地嘀咕了一句。

便听那敖英还道:“无忧公子的歌声还是依如既往地迷人,一曲歌便足可让本皇心旷神怡。”

说着,他的眸往下瞟向餐桌上的林听雨,又悠然说道:“皮皮虾,你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不然刚才无忧公子的歌声一起,你怎么就那么激动,青皮的皮皮虾都变成了红皮了?”

我真的变成红皮了?林听雨心中疑惑,开口说道:“陛下,我确实有些激动,不过是觉得连无忧公子这样的歌声都能搏得陛下欢愉,那我的歌声岂不是要让陛下终生难忘了?”

“哦?”敖英还挑了挑眉,声音拉得极长,带了几分嘲讽玩味,和狐疑。

那无忧公子哧声笑道:“你一只小皮皮虾,不过就是偶有机缘修炼了法门而已,不然也只能做餐桌上的食物。你恐怕连唱歌都困难吧,更何况是唱出动听的歌来。”

林听雨道:“无忧公子,我若是唱出比你刚才还要动听的歌,怎么办?”

无忧公子道:“这根本就不可能。”

林听雨道:“我还没有唱,你怎么就知道不可能?”

“你只是一只皮皮虾。”无忧公子鄙夷地说道。

林听雨哼道:“没错,连我这只皮皮虾都能唱出优美的歌,可见你们美人鱼一族会唱歌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无忧公子哼道:“你还是先唱一首歌来听听看吧。”

林听雨道:“若是我唱的歌比你唱的好听,该当如何?”

无忧公子道:“你说如何就如何。”笑话,若是一只皮皮虾唱出的歌声都比他这个人鱼族长的歌声还要优美动听,那他就不要活了。

谁想敖英还却在此时发话了,道:“好了,今日的宴会就结束吧,本皇累了,打算回寢宫休息了,你们且都退下。皮皮虾,你跟本皇来。”

言罢起身甩着广袖,悠然而去。

林听雨郁闷,敖英还这么说是不是怕她的歌声真的超过了无忧公子的歌,让无忧公子下不来台?哼,什么嘛,这海皇摆明了就是偏心那个无忧公子。

不愤归不愤,林听雨对敖英还的吩咐却是不敢怠慢,虾壳身子一弓,游移而起,紧跟在敖英还身后离开了这个永乐殿。

合肥长淮医院专家号
南县医院怎么样
吉林看牛皮癣的专家
日照治疗盆腔炎方法
山东什么医院治男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