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回访16年前毒气受害者:那一刻毁了我后半生

2018-11-06 18:02:13
回访16年前毒气受害者:那一刻毁了我后半生 近日发生在齐齐哈尔的侵华日军遗留毒剂伤人事件,将55岁的李国强重又带回了16年前的痛苦回想。

他说:“那一刻,毁了我后半生。

” 李国强家住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退休前是中国一重集团医院职业病科医生。

1987年10月17日,富拉尔基煤气公司在施工中挖出日军埋于地下的毒气罐,高90厘米,直径50厘米,重约100公斤。

在检验是何物质时,造成重型机械厂供应处和职工医院上百人中毒,其中10余人中毒严重,李国强是重患之一。

说起16年前的那1幕,李国强至今心有余悸。

当天,他和医院的其他几名同志接到通知,带着三种射线仪器到煤气公司现场对发现的气罐进行检测。

在外测没有任何发现的情况下,决定打开铜螺丝帽检测里面的物资。

容器一打开,一股蓝烟伴着刺鼻的气味冒出,现场的人马上感到眼睛、鼻子、喉咙熏呛难忍,但仪器依然没有反应。

于是,他们又从罐中倒出300毫升左右液体,第二天由李国强带到重机厂材料供应处进一步鉴定。

在供应处,一名工作人员用报纸蘸上液体后点燃,一时间,强烈的刺激性气味令办公楼楼上、楼下几十人同时咳嗽,1楼现场几个人相继跳窗逃出。

回到家的李国强开始出现中毒症状:呼吸困难,心跳加速,右手拇指红肿,流水。

随后是33天的住院治疗,其间几度生命垂危。

从此落下干咳的毛病,终年离不开药物。

16年过去了,李国强的脸上、手上伤痕依旧。

往事重提,更是老泪纵横。

因为日本政府拒绝赔偿,他的生活从此跌入低谷。

感染毒气那年他39岁,爱人王雅珍37岁,正是事业和生活的黄金季节,他却痛卧病榻,还牵连爱人孩子精神痛苦、经济拮据。

王雅珍当年是富拉尔基重机厂子弟小学的班主任,在护理李国强期间几近天天以泪洗面,双眼患上白内障;李国强的常年干咳,又使她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至今离开药物无法入睡,夫妻常年分居。

因为健康原因,李国强夫妇不得以双双提前退休,工资收入大受影响。

至今,一家人仍然住在16年前21平方米的老房子,厨房、洗手间两家合用。

面对“8.4”日军毒气伤人新的罪行,李国强表达了自己强烈的愤慨。

他说:我痛心又有这样多的无辜平民加入到受害者行列,同时也更坚定了我为自己、为同胞讨尊严讨公道的决心。

对侵华日军的诉讼官司,我要子子孙孙打下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